第八百二十章 大战
更新时间:2019-09-16

  石之轩不愧是邪王,被林沙言语一激,竟然不管不顾跟着四大圣僧大打出手,一时间人影翻飞劲气纵横,轰隆气爆之音不绝于耳。

  不死印法完全施展,生死之气疯狂转换,左手狂吸右手疯吐,一进一出之间劲气狂涌一浪高过一浪,身形如风移动迅捷,在四大圣僧的包围之中灵活游走不受妨碍。

  汉白玉广场上的各方群雄看得如痴如醉目眩神迷,都被石之轩以及四大圣僧举手投足间表现出的超绝实力慑服。

  这才是超级高手风范,举手投足间无不蕴含强猛攻势,不仅体内真气雄浑浩荡,还能引发天地之力加成!

  五大超级高手身形转换间,不过片刻功夫已掠过十来丈方圆,沿途坚硬石板和建筑无不受到劲气摧残,要么龟裂化作粉尘,要么墙塌柱倒变成一片废墟,绝顶高手的恐怖破坏力显露无遗。

  四大圣僧联手也不是开玩笑的,这世上能正面扛得住的高手不过十指之数,而邪王石之轩绝对不是其中之一。

  石之轩哈哈大笑,手掌翻飞间劲气纵横,指东打西击南镇北游刃有余,在四大圣僧的联手围剿之下竟有余力开口调笑。

  四大圣僧的年纪加起来都快四百岁了,哪会轻易被石之轩的狂言激怒。温润平和的声音缓缓传开,让人闻之忍不住心情平静神态安详。

  “四个老和尚要打就安安心心跟邪王打上一场,不要分心玩鼓惑人心这种小把戏!”

  林沙一把牵住坐驾的笼头,轻笑着说道:“别到时候什么都没得到,那四位可就下不来台了!”

  声音不大,却似清风吹拂寒凉如水。瞬间让汉白玉广场上的各方高手心头一凛,一下子便从四大圣僧刚才所营造的详和状态中惊醒。

  无论是河北刘黑挞,还是瓦岗祖君彦,又或者长安王世充,都忍不住心头发寒,一股凉气从脚底只冲头顶天灵盖。

  佛门手段果然厉害,不知不觉间便让人中招,还无知无觉心生喜悦。营造一种对佛门友好的情绪和氛围,实在太惊人了。

  而双龙和拔锋寒三位,心中惊惧之余忍不住若有所思,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,神情间满是振奋。

  这三位果然不愧是大唐世界的位面之子,天分悟性之高惨绝人寰,只需一个小小的引子便能让他们心有所悟大有收获。

  只有田谷十老一脸淡然。鼓惑人心的手段不仅佛门有,道门也一点不差。只是道门一向给人的形象太过曲高和寡,一般都用不上而已。

  既然门中有鼓惑人心的手段,自然也就有防备措施,而且道门武功一向讲究中正平和,对心性的要求也不浅,要是轻易就被诓了去真就叫见鬼了。

  四大圣僧的名头太大,田谷十老中可是也有几位宗师高手存在,尽管他们并不以争斗为长,可道门秘传也不是开玩笑的,起码一对一就算不敌四大圣僧中一位。短时间内也能做到不胜不败。

  只是石之轩行事太过孤傲了些,一向与江湖同道没啥交往,田谷十老也不好贸然上前助阵,免得吃力不讨好还惹来一身牢骚。

  可他话音刚落,四大圣僧与石之轩的战斗便起了巨大变化

  面对四位宗师颠峰高手围攻,石之轩的实力还是有些不济,依靠手段神奇的不死印法,开始时凭着一股锐气还能跟四大圣僧战个平手,可是时间一长等四大圣僧摸熟了他的攻击套路和强度,很有默契突然加强了攻击力度,攻击频率也跟着发生改变,瞬间将石之轩围住一阵痛殴。

  要不是林沙的眼力特别厉害,看出了四大圣僧的心理,同时也对战局的把握到了一个极其惊人的程度;要么就是林沙乌鸦嘴,尽管看出了石之轩的形势不妙,正好道中了其中关键。

  无论石之轩还是四大圣僧,全都是宗师颠峰高手,他们之间的打斗何其凌厉,涉及到了精神,气势,真气,功法,心理以及对时机的把握,无一不是顶尖中的顶尖,想要看出些微端倪都十分困难,更别提一语断定其中关键了!

  眨眼间,刚才还和四大圣僧战个不分上下的邪王石之轩,一时左支右拙狼狈不堪到了极点。

  眼见要是没有外援,邪王败局已定。要不找机会逃走,要么就只有战败被擒一条道路。

  可以石之轩的人缘,汉白玉广场上各方好手数十,包括林沙在内却是无一有前去救援的想法。

  让人意外的是,就在石之轩形势岌岌可危之时,一直隐藏暗中的阴后祝玉研突然出手,两条长绫如天外飞仙,瞬间跨越数十丈距离向战斗中的五人席卷而去。

  四大圣僧正全力压迫石之轩的活动空间,不料突觉周围气息混乱,两条长绫似缓实疾突飞而至,带着凌厉劲气如万针飞射,眨眼便朝他们身上的护体身气迅速蔓延。

  僧袍飞舞劲风猎猎,四大圣僧移形换影间猛然出手,铺天盖地的气浪席卷呼啸,瞬间便将两条飞射而至的长绫化作片片碎布漫天飞舞。

  一道曼妙身影冲天而起,瞬间跨越数直丈距离,一双洁白如玉晶莹剔透的修长手掌悠然挥舞,尊爵心水论坛。如穿花蝴蝶幻出片片残影,一道道古怪气劲如大网般兜头笼罩而下。

  天魔功大发神威,强劲的天魔力场疯狂拉扯,力场之中的一切都违背了常理,四大圣僧的攻击动作受到极大影响猛地一缓。

  石之轩何等样人,尽管心中思绪复杂,依旧瞬间抓住四大圣僧露出的丝丝破绽,身形拔地而起漫天掌影呼啸,一下子扭转了之前狼狈不堪的尴尬局面。

  四条灰色身影迅疾飞起,紧随石之轩的身形不放,或手拈法印,或挥掌拍击,或做怒目金刚状挥拳轰出,或满脸微笑僧袍猎猎作响,突然一股磅礴气劲汹涌澎湃。

  石之轩的速度再快,也快不过滚滚气浪,还没脱离包围圈便又陷入四大圣僧的重围之中。

  就在这时,身姿曼妙的阴后已飞射而至,双手挥舞曼妙身姿凌空舞动,好似跳舞般围着四大圣僧和石之轩的战圈滴溜溜旋转,一股股古怪之极的劲道将五人统统包围。

  石之轩也不是傻子,瞬间全力发动不死印法,股股强劲之极的吸力,以及凌厉霸道的气劲浪潮奔涌咆哮。

  看着邪王和阴后配合默契,竟然与四大圣僧联手战个不分胜负,林沙心中暗叹哪能感应不出其中的古怪气息变化?

  他算是有些明白阴后的复杂心思,邪王是她要亲手干掉的仇人,根本不容假他人之手。

  天魔功果然不愧是魔门顶级绝学,一旦施展制造的天魔力场,疯狂拉扯其中的一切,使力场之中的物体规则完全紊乱。

  就是以四大圣僧的宗师修为,在有石之轩的全力牵扯,不能分心之下也频频受到影响,四人的默契一时受到影响攻击威力大降。

  而不死印法却恰恰相反,施展之时突然涌出一股强悍吸力,能将真气形成的气劲全部吸收,以生死之气转换为机瞬间又将攻击返回,与天魔功配合无间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。

  林沙看得一阵热血沸腾,一改之前旁观的心思,突然从马鞍旁取出十石强弓,刷的一下数支特制长箭已经捏在手里,满眼锐利望向正激斗不休的六大宗师傅颠峰高手,脸上露出丝丝狂热之色,正欲弯弓搭艰突然脸色一动,缓缓扭头朝净念禅院深处殿落群望去,此时两道风姿卓越带着出尘气息的白衣女子出现(未完待续。。。)


开奖直播| 香港赛马会六肖资料| 香港挂牌之全篇| www.223116.com| www.lhc.hk| 二四六查询| 香港神算玄机网| 白小姐中特网| 118开奖直播现场网| 2017香港挂牌正版彩图| 香港马会开奖资料大全| 金光佛论坛资料30码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