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旨年希尧胎骨要淳厚款式要文雅钦此!
更新时间:2019-09-14

  “雍正十年六月二十七日,内大臣海望奉上谕:着传旨年希尧,将长一尺八,宽九寸至一尺,高一尺一寸至一尺三寸香几做些来,或彩漆,或镶斑竹,或镶棕竹,或做洋漆,但胎骨要淳厚,款式要文雅。再将长三尺至三尺四寸,宽九寸至一尺,高九寸至一尺小炕案亦做些。或彩漆,或镶斑竹,或镶棕竹,但胎骨要淳厚,款式亦要文雅,钦此。”

  清宫廷家具风格的变化,从康熙后期可以看到端倪,到雍正时已经有相当的发展。文物工作者们以往对清代无款的工艺美术品,大都认为是乾隆年间的作品,现在根据《养心殿造办处活计清档》可知,很多以往认为乾隆期造的家具,其实出于雍正时,或者雍正时的器物已有这种做法。彩漆镶斑竹桌等等新颖的精致桌案,都是前所未见,细心寻绎这些档案记载,包括尺寸比例等,可见雍正朝已有很多新式样的家具。

  清王朝虽然是满族建立的,但满族的文化比较落后,家具的制作和使用也极其简单。入关后,满足仍保留部分自己的传统文化,但更多的是吸收汉文化,反映在家具的制造和使用上也是如此。清式家具的出现,是经济发展、审美观念变化的结果,没有明清易代,仍然可以出现这种变化。从文献可知,康熙年间的汉族文人名士,也在改变家具的设计和制作观念。根据清人刘廷玑的《在园杂志》记载:“近日所用之墨及瓷器、木器、漆器仍遵旧式,而总不知出自刘伴阮者。”刘伴阮名刘源,祥符(今河南开封)人,康熙年间曾供奉内廷,负责管理养心殿造办处。他在许多种工艺上都有自己独创的式样,而且多为后来者遵循。刘廷玑和刘源是朋友,所以刘廷玑的记载,当是可信的史料。清初浙江名士李渔(1610-1680年)的《笠翁偶集》也提到家具的设计和创作,他主张桌子多安抽屉,立柜要多加隔板和抽屉。另据《梦窗小牍》记载:”大汕,字石濂,东吴僧,后主广州长寿寺。多巧思,以花梨、紫檀、点铜、佳石做椅、桌、屏、柜、架、盂、碗、杯诸物,往往有新意。持以饷诸当事及士大夫,无不赏。”由此可知,生活在康熙年间的大汕,也是对日后产生的的广式家具颇有影响的木器设计者。刘源、李渔、大汕都是当时的名士,他们对家具的设计得到社会重视,改变了家具设计和制作的一些旧有的模式,为清式家具的出现创造了条件。

  清式家具的风格与室内装修的变化有很大关系。雍正御篡的《圣祖仁皇帝庭训格言》有这样一段话:‘’朕(康熙)从前曾往王大臣等花园游幸,观其盖造房屋率皆效法汉人,各样曲折隔断,谓之套房。彼时亦以为巧,曾于一两处效法为之。久居即不如意,厥后不为矣。尔等俱各自有花园,断不可做套房,但以宽广宏敞,居之适意为宜。‘’这说明在康熙年间盖造房屋效法汉人,成为一种新时尚。清代流行的屋内装修多用细木制作装饰性很强的碧纱橱,精雕细刻的栏杆罩、落地罩、飞罩、炕罩等等,均体现了康熙说的“巧”的效果。雍正虽然把这条庭训记载下来,但并未严格执行。从圆明园的《陈设档》可以看到,宽广宏敞的房屋固然有,带有各样曲折隔断的房屋也不少。而室内陈设,有如建筑格局,既要合乎生活需要,也要美观。家具的陈设虽然没有什么公式,但需审度其造型和周围环境进行布置。室内环境变了,家具的风格也相应改变。既然室内装修跟精巧,室内陈设的家具自然也相应精巧,再像明朝家具造型那么简练就不相配了。康熙后半期就有做得很细、很精致的家具,比如带康熙款的,嵌有几十种花纹的黑漆嵌螺钿的书架,说明从康熙年久开始做这种精巧华丽的作品了。雍正、乾隆时雕工和各种镶嵌装饰很多,硬木和漆可以结合,家具总体朝着精巧、华丽方向发展。

  由这室内装修和陈设的变化,也做成清式家具和明式家具第二个不同点,即清代的许多家具都是“合着地步打就的”,即为某一个房间、某个地点特制的。由于套房流行,再按固定尺寸做家具,就容易与房间的大小不合衬,因而特意订制家具就增加了。也就是说,有固定位置的家具多起来,甚至可以为某一位置制作某一式样家具。这种情况明代也有,但不多,雍正、乾隆时就比较普遍了。比如故宫三大殿内的宝座、屏风乃至柜格等,都做得比较高大,并通体饰金,就是为了适应宫殿威严、高贵的整体建筑风格。又如养心殿后寝殿内的紫檀云龙纹柜,本港台同步现场报码,三柜合为一体,两高柜之间的空当上部作一垂花罩门,下部连一矮柜,既美观又庄重,且恰与墙的尺寸吻合,是专门为这里设计定做的。另一件养心殿西过道门内的穿衣镜,由于地方狭小,故只设计成半出腿式,镜子的背面靠墙,不但节省了空间,而且可以为大臣觐见皇帝时整肃仪容之用。还有太极殿西次间南窗炕上的炕桌,其长度与炕的宽度相等,都属于按照“地步”打造的家具。故宫的养心殿西暖阁、三希堂、长春书屋等许多地方也是这种室内装修和陈设的典型代表。参看《石头记》第十七回,可知不光皇宫如此,外面的住宅也很讲究这种做法。这种专门为某些位置特制的家具,搬离该环境,单独去看,容易引起不合比例的意见。

  康雍乾盛世以后,随着国势逐渐衰落,清式家具的制作水平也日趋下降,可与盛世时期媲美的的家具精品不再出现。宫廷中所用家具更是江河日下,已无法同前期相提并论了。

  清宫旧藏不尽其数,此处摘选几款经典扶手椅,与爱好者一起从细节品鉴先辈设计与匠心思路:

  三屏风式椅围,皆紫檀木内嵌桦树瘿木心,浮雕回纹及拐子纹,正中雕夔凤纹。搭脑正中后卷,靠背及扶手均为直角活榫组合,可以拆装。席心座面,直束腰,下装托腮。牙条正中垂洼堂肚,腿间安有四面平底枨,云头纹足。

  靠背正中搭脑凸起,靠背板雕“寿”字和蝙蝠,扶手为四回纹形,整体造型寓意“福寿无边”。座面下束腰平直。方腿直足,各上角皆饰托角牙,四面平底枨。此系乾隆年间万寿庆典所用之物。

  靠背板雕成瓶式,上嵌蝙蝠及双螭纹,曲线型搭脑雕云纹与扶手上沿系一木锼成。座面侧沿混面,束腰上下托腮,牙条透雕拐子纹。方腿内侧起单边线,四面平底枨起双边线,与腿、牙线角交圈。

  卷书式搭脑,开夔凤衔尾纹透孔。靠背板分两段攒成,上段开长方形亮洞,下段锼出云头形亮脚,靠背板与边框之间以拐子纹攒成。两侧扶手与靠背活榫相接。座面装硬板,面下束腰。腿间安四面平底枨,内翻马蹄。

  靠背板锼空拐子纹。框式扶手,镶拐子纹立柱。座面四角攒边框镶板心。面下有回纹式牙条,腿内侧起阳线,与座面边框粽角榫相连,四面平管脚枨下连罗锅枨。

  如意云头形搭脑与靠背板正中透雕蝙蝠衔磬,以谐音寓“福寿吉庆”之意,两侧饰拐子纹。藤心座面,面下束腰装托腮,拱肩直腿。内翻卷云纹踩圆珠,下承椭圆形托泥。

  靠背及扶手边框雕竹节形,内镶桦木心。桦木心被紫檀框分成如意和回纹状。座面下束腰,牙条、腿、足及四面平式管脚枨均雕竹节纹。

  卷书式搭脑,靠背板正中雕蝠磬纹,寓意福庆如意”,靠背板两侧及扶手雕拐子纹。束腰平直,下雕拐子纹花牙。腿内侧起阳线,安四面平管脚枨。


开奖直播| 香港赛马会六肖资料| 香港挂牌之全篇| www.223116.com| www.lhc.hk| 二四六查询| 香港神算玄机网| 白小姐中特网| 118开奖直播现场网| 2017香港挂牌正版彩图| 香港马会开奖资料大全| 金光佛论坛资料30码|